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藝術文化 > 藝術賞析

景德鎮霸業之一:崛起之前 無可取代的原材料——高嶺土

發表于:12-14  

 現在談瓷器的時候,幾乎都會提到的三個字就是“景德鎮”。可是,大家不知道的是,景德鎮并不是一開始就是瓷器的伊甸園,它真正在中國瓷器史上成為老大,要到元代青花瓷出現的時候。不管美術史專家如何強調它在宋代的輝煌,以及其名字“景德”是來自北宋真宗的年號,都無法否定它早年輩份低的事實。

為什么?因為在元代以前,中國所流行的瓷器是青瓷,從漢代的綠釉陶器,到魏晉南北朝的早期青瓷,由于政權分裂以及經濟的原始性,整個中原大地,并沒有出現一種計劃性的、以手工業供養整個城市的生產模式;直到唐代,規模經濟逐漸成形,青瓷與白瓷出現了首次的分庭抗禮,當時稱為“南越北邢”,南方的越窯盛產青瓷,而北方的邢窯則長于白瓷,兩者并駕齊驅,難分軒輊;到了五代十國,南方出現了一種稱為“秘色釉”的青瓷精品,風靡北方,把白瓷壓了下去;到了北宋,五大名窯中即使以定窯出現最早,排名上卻只能叨陪末座,其余的汝、官、哥和鈞,都屬于青瓷系統,可見截至元朝以前,青瓷白瓷之爭,青瓷一直遙遙領先!

“景德鎮”位處江西,本名“浮梁”和“饒州”,雖然很早已經以瓷器生產為主軸,其名字亦在宋真宗年間受賜,可是在早期的青白爭霸中,它并沒有擔當起重要的角色。相反,它不過是一位對于青瓷亦步亦趨、忠實嚴謹的模仿者而已。當然,景德鎮在宋代的瓷器產量非常之大,但問題是,正如一個歌手,即使不斷在全國走秀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無休,但都只是唱著別人的歌,沒有自己的作品,那么你能相信,這人能夠成為萬世不朽的巨星嗎?不斷唱陳奕迅的歌,不會為你帶來陳奕迅的成就,頂多只能讓你變成一位影武者而己。景德鎮在宋代的繁榮,就是一種活在別人影子底下的繁榮。可是,這時候的它,已露出了自成一派的巨大潛力,因為,那里有著一種無可取代的原材料——高嶺土。

高嶺土是一種非常潔白、堅固、細膩的原材料,可塑性比起任何窯口都有過之而無不及。我們看五大名窯,定窯也是白色的,但是一掂量在手,感覺就是密度低、松散,顏色帶雜質,不但許多造型完成不了(不夠結實,結果抵抗不了高溫而變形或垮掉),美觀度也不足;對于青瓷,景德鎮可以潔白瓷土模仿,可是青瓷卻模仿不了景德鎮的潔白,正如白紙上可以涂綠色,綠色紙卻涂不上白色的道理,青瓷是一種有局限的工藝,一旦中原品味的大潮流變了,它就可能永遠的失去優勢。

結果,隨著宋朝的隕落,青瓷的潮流走到終結。

藍色和白色在中國文化里,一向不是吉祥的顏色,但在中東世界,卻是穆斯林的象征。蒙古人把軍隊打到了歐洲,汗國勢力則鞏固在亞洲最西端,剛好把整個伊斯蘭文化圈兼而并之,亦同時把他們的品味和工藝消化掉。剛巧,蒙古人也是尚白尚藍的民族,于是景德鎮,就在宋元之間的品味革命之中,找到了它的轉型契機;用現代的商戰術語來說,它找到了屬于自己的“藍海”,打出了另一個市場,另一片江山。真是時間秀呀。

景德鎮的高嶺土,成就了青花瓷的白色基調,而青花瓷的藍色,則是由西域的顏料和風格來完成。當中的細節,譬如究竟由誰下旨燒造、以及技術東傳的細節等,文獻上仍然待考,但可以肯定的是,西域的人和物料,來到東方的景德鎮,是英雄來到用武之地;而景德鎮在元朝崛起,則是先由“時勢造英雄”,再有“英雄造時勢”:蒙古人和穆斯林的品味,促使了青花瓷的誕生;而青花在中國誕生之后,則反過來被中東世界所瘋狂。

贊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推薦資訊
小蘋果 H15 唐寶齋 藝術品 家居裝飾 陶瓷擺件
小蘋果 H15 唐寶齋 藝
垂髻仕女 H30 唐寶齋 送禮佳品 文化禮品 桌面擺件
垂髻仕女 H30 唐寶齋
重大好消息 新冠肺炎康復者特異血漿治療11人 倡議康復者獻血
重大好消息 新冠肺炎
魅力唐寶齋走進2019中國工藝美術博覽會暨文化旅游商品交易會
魅力唐寶齋走進2019中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有梦pc蛋蛋预测